何靖淇《我會打好呢份工》

我會打好呢份工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2015年4月5日
文:何靖淇

現時,大學生能找的兼職都離不開補習,能夠活用苦讀十五年的知識補貼生活上開支,何樂而不為。

自從成為了大學生之後,三年以來一直在小學擔任功課輔導班的導師。今星期,因為提早查閱完他們的功課,難得有空閒的時間,可以離開教師桌走到他們的身邊看看他們在做甚麼。其中班上一個小男孩捧著一本中國語文的教科書,說老師要他們讀一次課文,然後需要對方評價給分數、簽名。平時,我大多都不會理睬,因為現時小學的功課數量繁多,一班七個人,他們的一份功課就等於給了我七份。

但那天我就叫那名小男孩拿著課本讀一次給我聽。起初,他的小眉頭皺了皺,面有難色地對我說: 「今次個老師用廣東話教囉,可唔可以用口語讀啊?Miss」。我錯愕了幾秒,雖然一早知道他們是用普教中,但是我心中不禁用當年小四的我和他們比較。第一,用廣東話學習中文,九十後的學生由幼稚園到中學的中國語文科,我那一代的老師們都是用廣東話教授。第二,朗讀課文用書面語。小四的我不會覺得是個大困難,雖然廣東話的特色是口語精彩,但作為香港的學生能夠在不同的場合中,腦海中快捷地翻譯書面語,亦可謂我們的一項知識技能。

對於小男孩對他中國語文科老師新教法的不滿,我反問他香港是用廣東話,難道你日常生活買東西,例如去便利店,都是用普通話的嗎。我沖口而出的這句話,說後有點兒冒汗。我是生活在沙田區的,看着更是聽着新城市廣場的改變。沒錯,你真的可以完全用普通話購物。我心中回答。但小男孩的生活可能比較簡樸,平日生活在屋邨,面對較本土的生活環境。他只是低下頭,默默的認同我所提出的論據,然後乖乖地用廣東話朗誦。他在讀的時候,碰了幾口釘子使他口吃。第一段,大概有三、四行,每行十幾個字,但他發音錯誤的字已經十隻手指都不能盡數,簡單一些的好像「習」zaap6,難一些的例如「俗」zuk6。

數量的多少不是問題。問題是教育的代溝,在普教中下的下一代,中文只是可以「閱」,而不能「讀」。不能用我們的母語讀。

我不知道我可以矯正多少個的下一代。我的能力有限,我所接觸的社會層面亦是微不足道。但在下課排隊的時候,我勸勉了我可愛的學生們一句,以後要多用廣東話讀課文啊。我不知道他們以後在五年、十年後還會否把這句說話掛在心上。也許,那一刻他們心中只想著復活節的長假。但這是我最衷心的祝願。我是用廣東話被培育的,我希望他們都是在廣東話的教育下長大。

記得在早前雨傘革命的時候,我這班好奇的學生一直追問老師的立場,會主動找我討論這直到現在都是屬於敏感的話題。奈何上頭早已下了指示,要導師們迴避這一切一切。有時候,在這個社會不停叫人一直裝睡下去。作為一個「兼職」的教育工作者,普教中的教學問題切切實實的在我面前出現,還能夠坐視不理嗎?作為教育工作者不易,成為香港這一代的教育者更難。在這大時代紛亂的底下,我們已經退縮了很多很多步,我只是有一個小小的希望,就是能夠保護着我們引以為傲的語言,我叫它做「中文」。

「我會打好呢份工!」共勉之。

Leave a comment 發表回應

TrackBack URL

http://stargazer.nets.hk/%e4%bd%95%e9%9d%96%e6%b7%87%e3%80%8a%e6%88%91%e6%9c%83%e6%89%93%e5%a5%bd%e5%91%a2%e4%bb%bd%e5%b7%a5%e3%80%8b/trackback/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