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是發展,文化是經濟

消費滿載生產文化意義

同理,經濟同時是文化,或文化就是經濟,也並非玄之又玄的天方夜譚。想想以下的問題:家務是經濟活動嗎?父母養育兒女是否投資?給小孩零用錢、交通費算是信貸嗎?主婦結算家庭每月的收入和支出是會計和核數嗎?父母假期帶小孩遊玩與旅遊業的導遊又有何不同?在家做飯、縫衣是生產嗎?買菜、交水電費用是消費嗎?在家庭內發生種種事情,是經濟?還是文化?

發表一首詩是文化活動嗎? 但組織詩人發布會或印刷詩歌,是否也要金錢、人力資源和其他物質(如場地、紙張)的投入?詩人要能寫詩,是否也需要一定的物質基礎(例如衣食住行)?讀者要能了解(或消費?)詩歌,是否也需要長期的培育?而培育的過程可以完全脫離各種物質的條件嗎?因此,詩的生產和消費,是文化?還是經濟?

事實上,消費並非僅僅是金錢的支出,也同時是一個充滿文化意義的過程,例如我們買了一本書,或會慢慢咀嚼,或會用來裝飾、或借給別人、或顯示身份品味、或監管兒女閱讀,無論如何,書的消費過程都會跨越一段時間,這個過程中的產品經歷了生老病死,生產出各種文化意義。同理,生產也不僅是工廠購入了原材料、工人和機器後就會自動完成,如何令工人有效率地工作是至關重要的問題。因此,要生產就得要處理或打造工作倫理。工作倫理不是一個簡單的經濟學觀念,因為工人在生產過程之中其實仍然是一個有七情六欲的活生生的人,要處理或規管好工人的情緒和喜惡,令工人感到工作是有意義的,才能使工作有質量和效率。如果這些文化面向處理得不好,生產過程也不會順利。因此,討論工作倫理是怎樣產生的,就是探討生產過程當中的文化意義的生產和流通。

八十、九十年代以後,我們的經濟似乎愈來愈走向「文化」(culturalized)。經濟的文化轉向包括兩個大環節,一個是知識層面上將「經濟」、「文化」等範疇理解為混雜的,或相互構成的,也就是不存在純粹獨立的「經濟」、「文化」等領域;其二是處理實質的經濟體,或如何把經濟體理解為一個由文化構成的過程或實體:由以往強調數據、統計、歷史事實的實證理解,轉向更重視經濟過程中的呈現表述、身份認同與規管調節,或意義的生產和流通。

1 2 3 4 5

Leave a comment 發表回應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TrackBack URL

http://stargazer.nets.hk/%e4%bf%9d%e8%82%b2%e6%98%af%e7%99%bc%e5%b1%95-%e6%96%87%e5%8c%96%e6%98%af%e7%b6%93%e6%bf%9f/trackback/

PAGE TOP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