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 Other Notes 其他筆記

225 posts

八仙嶺大火生還者張潤衡早前到台灣探訪八仙樂園粉塵爆炸燒傷患者,行動惹來爭議及招來網民抨擊。(林智傑攝)

資料來源:《明報》2015年7月3日

八仙嶺大火生還者張潤衡早前到台灣探訪八仙樂園粉塵爆炸燒傷患者,行動惹來爭議及招來網民抨擊,質疑張潤衡「抽水」爭取曝光率。

慘劇其中一名港人傷者周穎珊的家人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是家屬主動邀請衡仔支援,又指網民批評衡仔外貌,是對家屬及傷者的另一種傷害。周穎珊的家人表示:「我們會想,若將來傷者也毀容,其他人是否也會用這種目光看她?她是否也要匿埋?」

周穎珊的家人說,當日得悉衡仔會赴台支援傷者及家屬後,遂主動聯絡他尋求支援,因意外後接收到很多資訊,感到混亂,也不知穎珊返港後治療安排如何。衡仔則為他們解釋,又代為協調醫療和入境安排,「很多時家屬和傷者感到徬徨,是因為缺乏資訊或資訊混亂,有他在,我們沒那麼徬徨」。

衡仔亦建議家屬們,見傷者時不用愁雲慘霧,可輕鬆點閒話家常,但若傷者傷心,亦不怕一同哭泣,助傷者表達情緒,而整個過程中,衡仔並沒與穎珊見面。

延伸閱讀:關於張潤衡事件 | 言士 | 立場新聞

如果張潤衡真的是因為有傷者親屬邀請才到台灣,如果張真的不是八仙嶺山火的兇手,我們可以想像一下網上批評的傷害有多大嗎?想以自己的經驗幫助人,被指做show;自己明明是受害者之一,歷盡艱辛來可以從燒傷中撐過來,現在被指是殺人兇手。這是最嚴厲的批評,如果批評失實,道歉也不能撫平傷痛。批評的人,他們有留意自己的言論有多大影響嗎?有沒有盡責地發表言論?最怕是我們似為低估了自己言論的份量,也高估了被批評者的承受力量,然後我們都成為兇手。

資料來源:《頭條日報》2015年7月2日

八仙嶺山火倖存者張潤衡前晚趕赴台灣,以香港灼傷互助會副主席兼心理支援小組召集人身份,協助在粉塵爆炸中燒傷的香港人,竟遭受網民揶揄他「博上位」打擾傷者。他強調,所有探訪均獲傷者家屬同意,指傷者需要醫治之外,心理輔導對康復亦很重要。

這篇內容受到密碼保護。如需檢視內容,請於下方欄位輸入密碼:

這篇內容受到密碼保護。如需檢視內容,請於下方欄位輸入密碼:

這篇內容受到密碼保護。如需檢視內容,請於下方欄位輸入密碼:


資料來源:Facebook 專頁 教師心聲
文:陳為建,進步教師同盟成員,中學教師。

(標題為癡婦所擬)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教聯)發出問卷調查,聲稱從回覆的比例推算出全港八成半教師支持通過政改方案。嘩!好多教師支持!其實教聯會員人數1萬多,大多是親建制學校教職員,發出問卷只回收502份,當中八成半支持通過政改方案,因此便妄下判斷全港八成半教師都支持?

全港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教師合共十萬左右,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有接近九萬會員,教聯才1萬多。會員成份本身已經有偏頗,回收問卷數目502份,佔會員比率不到0.5%。抽樣調查要看樣本大小、抽樣是否隨機、樣本個體是否獨立,教聯的調查樣本不合理地小、抽樣不隨機、樣本成分偏頗,整個調查有效度近乎零。

香港的中學數學課程有教統計學,樣本調查和統計誤差都是要學的範圍。作為教育工作者,如此利用民調顛倒黑白,令人懷疑是別有用心誤導公眾,實在有違為人師表的誠信,稍有少許良知的人,都會不齒。可惜的是,未有機會獲取問卷,否則可以逐條題目研究,相信會是如何利用統計誤導大眾的典型教學例子。

資料來源:《東方日報》2015年5月14日 A1版
文:劉偉權、潘嘉寶

本港三條新鐵路每公里平均造價貴絕全球,竟貴過英法海底鐵路隧道,加上工程出現嚴重延誤,消息指事件已引起審計署的關注,勢將進行調查。三條貴價鐵路分別是高鐵香港段、沙中線和西港島線,雖然由上市公司港鐵興建和營運,但全部由政府以公帑直接出資或以補助金方式資助工程,且經由立法會審批撥款,因此,審計署是有權調查上述鐵路項目,重點調查對象必然是負責監管工程的路政署,運輸及房屋局恐亦責無旁貸。有立法會議員及關注團體均批評政府亂花公帑,擔心鐵路工程全部變成超支無底洞,促請審計署盡快徹查並為鐵路工程「止血」。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2015年5月1日 港聞
文:盧勁業 袁樂婷

殘疾人士在職場屢碰壁,政府作為全港最大僱主,一直宣稱優先錄用殘疾人士,但真相是否如此?《蘋果》接觸數名不同殘障程度、曾應徵政府部門的年輕人,有罕見神經科疾病患者應徵逾百次都失敗,其後不再申報殘疾即獲聘;有擁大專學歷的聽障人士一再調低應徵職級,最終只獲聘為要求小六學歷的二級工人。團體質疑政府聲稱維持2%殘疾公務員比例涉篤數,當中不少是現職員工申報患長期病患或因工傷致殘,每年新入職殘疾人士僅數十人。

PAGE TOP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