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 Notes 纂言鈎玄

335 posts

教協動員參加七一遊行,爭取改善常額教師編制及支援年輕教師就業。(袁志豪攝)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2014年2月5日
文:盧日高

現任教育局長吳克儉先生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而他自我介紹時往往說自己是人力資源管理出身,大概八十年代開始的工作經驗形成他清晰的自我定位。人力資源管理目的是有效地發揮員工最大生產力,最老套的方法之一,是增加人均工作量、維持員工勉強接受的工資、延長工時,將員工的精力壓榨殆盡,若然員工捱不住就另請一個願意賣命的。以上方法當然早已過時,越來越多企業發現對於講求專業和創造力的工作崗位,增加員工對工作的歸屬感、提升士氣、減低對工作的不滿和尊重員工意見,發揮的生產力往往比苛刻和節儉更高。希望吳克儉局長八十年代任職人力資源至今,時刻與時並進,理解一下過時的班師比以及泛濫的合約制對教師工作造成的惡劣影響。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2015年3月23日
文:施安娜

中六學生一走,便病了,本來以為今早起床,已可精神奕奕地上班了,誰知卻腳步不穩,天旋地轉,唯有繼續躺在床上,然後給了學校電話請假,同事問有要交代的嗎,我在神智未清下講了一句:今天沒課才敢請假。

掛了電話,再睡,醒來,想起了自己的這句話,「今天沒課才敢請假。」為甚麼是沒課才敢請假?真的很忙呀,這大概是當老師的難處吧,尤其是語文教師吧,缺了一天課,可能便要追幾天才追得上吧,我們總有進度要趕,總有改不完的作業,還有面對各種問題的同學要見,還有……那已是閒情吧,是奢侈吧,期望可以有和學生聊聊的時間。

資料來源:東東錯別字詞典

「迫」和「逼」極難分辨,有些時候可以互通,大部分時候不可互通。現列舉分辨原則:

一、「逼」可以帶賓語,也可以不帶,但「迫」一定不可以帶賓語。所以凡帶賓語的必是「逼」,比如「逼債」、「逼租」(租乃租金)、「逼供」(供乃口供)、「逼虎跳牆」、「生活逼人」、「咄咄逼人」。

二、解作急速或緊急時,用「迫」,比如「迫切」、「緊迫」、「從容不迫」、「迫不得已」、「迫不及待」、「迫在眉睫」。

三、解作貼近時,用「逼」,如「逼視」、「逼近」。但「逼近」也可寫作「迫近」。解作接近也是用逼,如「逼肖」和「逼真」(和真的很接近)。

四、這是最難分的地方。解作威脅時,用「逼」,比如「威逼」、「逼上梁山」;解作壓制時,用「迫」,凡是「脅迫」的解法均用「迫」,比如「脅迫」、「壓迫」、「強迫」、「迫害」、「迫使」。在這個難分的用法上,「迫」比「逼」常見,故建議記下所有這個解法用「逼」的詞語,那麼剩餘的就是「迫」了。

普教中違反語言學習的規律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2014年1月18日
文:陳為建

香港政府經常講的「兩文三語」實質是三種語言,起碼在口語上有大的差異。秦始皇當年統一了文字但沒有統一口語,所以漢族有不同語言。香港用的日常語言是廣州話,只懂普通話(國語)的人根本聽不明白,即使把廣州話寫下來,微博上的普通話人都馬上說:「甚麼鳥語?看不懂。」香港人的日常用語是廣州話,社會期望廣州話以外學好英語和普通話,這就是香港所說的「兩文三語」的三語。

七零年代當年的教育統籌委員會出了一系列報告書,造就了往後的教學語言政策。明確提出香港應分英文中學和中文中學,英文中學全面採用英語教學,只中文相關科目例外,所有其他科目的教學語言,甚至是校園內溝通用語均為英語。不過,學好外語,方法很多,以上的沈浸方式只是其中之一,而沈浸要成功,不能只靠學校的語言環境,還得看日常生活的語境,這全都有賴師資、政府配套和家長配合。否則難以有效。

我會打好呢份工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2015年4月5日
文:何靖淇

現時,大學生能找的兼職都離不開補習,能夠活用苦讀十五年的知識補貼生活上開支,何樂而不為。

自從成為了大學生之後,三年以來一直在小學擔任功課輔導班的導師。今星期,因為提早查閱完他們的功課,難得有空閒的時間,可以離開教師桌走到他們的身邊看看他們在做甚麼。其中班上一個小男孩捧著一本中國語文的教科書,說老師要他們讀一次課文,然後需要對方評價給分數、簽名。平時,我大多都不會理睬,因為現時小學的功課數量繁多,一班七個人,他們的一份功課就等於給了我七份。

但那天我就叫那名小男孩拿著課本讀一次給我聽。起初,他的小眉頭皺了皺,面有難色地對我說: 「今次個老師用廣東話教囉,可唔可以用口語讀啊?Miss」。我錯愕了幾秒,雖然一早知道他們是用普教中,但是我心中不禁用當年小四的我和他們比較。第一,用廣東話學習中文,九十後的學生由幼稚園到中學的中國語文科,我那一代的老師們都是用廣東話教授。第二,朗讀課文用書面語。小四的我不會覺得是個大困難,雖然廣東話的特色是口語精彩,但作為香港的學生能夠在不同的場合中,腦海中快捷地翻譯書面語,亦可謂我們的一項知識技能。

班師比的計算基礎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2014年2月19日
文:戚本盛

班師比,即一班學生與教師人數的比例,其最重要的意義,是指出了教師有多少時間進行課堂以外的工作,包括備課、輔導學生、帶領課外活動、批改作業、為考試擬題和評改,以及其他行政工作等等。

假如「班師比」設定為1:1,無論班中人數多少,每一班學生就有一名教師,只要學生在上課,便需要這名教師施教,直到學生下課。學生上課時老師全進入課室教學了,那麼上述各種課堂外的工作又該在甚麼時間完成呢?

誰偷走了小學老師的午膳時間?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2014年1月15日
文:李蕙英

小學全日制實施十多年,但是,有誰知道,老師們因為看顧學生午膳,自己竟然沒有用膳時間!

許多小學的例子是,學生每天有35分鐘午膳時間,老師在那35分鐘的午膳時段內,要按學生所訂不同的餐派發飯盒,約需5-10分鐘。如果當天有生果、果汁、果凍派發,也得一併處理。

應有足夠空堂 讓幼師反思教學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網 2014年2月20日
文:戚本盛

幼稚園和幼兒中心老師的工作壓力,比起中小學及特殊學校同行的,可謂「不遑多讓」,甚至或有過之。本學年學券制推行後,資源的確有所增加,可是,隨之而來的文牘工作、自評和外評的壓力、對校長和教師進修的要求,也增加不少。

幼師工作壓力過大的一個關鍵,是空間不足。這裡所指的「空間」,不只是教員室、座位、書桌、休憩室這些物質上的空間,物質上的空間固然已極度不足,但更重要的,是教師從繁忙緊湊的工作靜下來,整理思緒、反思教學以求改進的空間,以當下的幼稚園現實來說,留白給幼師反思的空間,可謂幾近於零。

迷途知返──再談以普通話教中文政策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2015年4月13日
文:施安娜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將於2015年4月13日討論「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的政策」,自1999年10月香港課程發展議會《香港學校課程的整體檢視報告──改革建議》中提出的在整體的中國語文課程中加入普通話的學習元素,並以「用普通話教中文」(下稱普教中)為遠程目標,至今15年,教育局這次提交立法會的文件(註1)中指出「學者對於應否推行『普教中』仍持有不同意見。」文件中指出自2008年開始至2014年的「普教中支援計劃」屬試驗性質,已於2014年8月完結。通過支援有意試行「普教中」的學校,我們對於香港中、小學推行「普教中」的情況,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PAGE TOP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