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ny Crosby Hong Kong Concert 2015 《我的故事.我的詩歌》香港音樂會

我深信這是他的美意要我在生理上過著黑暗的日子,以便我能更專一地、單純地歌唱讚美他,並激勵別人也隨著讚美他。

芬妮.克羅斯比(Fanny Crosby)自傳

資料來源:
維基百科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
《我的故事.我的詩歌》音樂會 Facebook 專頁

被喻為「有史以來最具創作力的聖詩作家 Queen of Gospel Song Writers」的美國失明聖詩作家芬妮.克羅斯比女士 (Fanny Crosby),是歷史上最多產的讚美詩作者之一,從幼年起共寫了超過 8000 首讚美詩,更被列入 1997 年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最多創作的聖詩作家」的條目內。許多家傳戶曉的詩歌如《榮耀歸於真神》(To God Be the Glory)、《有福的確據》(Blessed Assurance)、《讚美耶穌》(Prasie Him! Praise Him!)等,歌詞都是出自芬妮.克羅斯比女士之手。

更多芬妮.克羅斯比女士生平:

適逢本年為芬妮.克羅斯比女士逝世一百周年,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繼 2013 年後,重辦《我的故事.我的詩歌》音樂會,邀來多名音樂界知名人士義助,包括歌唱家梁靜宜女士、曾宇軒先生、鋼琴演奏家羅乃新女士、楊習禮先生、管風琴演奏家黃健羭女士,以及聯同大專院校基督徒詩班聯合演出。音樂會以英語演出,配以中文字幕。

本場音樂會收益扣除開支後,撥捐崇基學院神學院「崇基神學教育基金」作增聘師資之用;其中十分一將捐予心光盲人院暨學校及視障人士福音中心,以表揚芬妮.克羅斯比女士對視障人士教育及福音事工的貢獻。

以下為本場音樂會的概況。


開幕致詞

Mr. Clifford A. Hart, Jr. (Consul General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Hong Kong & Macau)
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夏千福先生

Prof. Joseph J.Y. Sung (Vice-Chancellor and President, CUHK)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教授

Prof. Fuk-tsang Ying (Director of Divinity School of Chung Chi College)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邢福增院長

Rev. Victor Y.N. Cheung (Chairperson, Alumni Association, Divinity School of Chung Chi College, CUHK)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校友會主席張亦農牧師

Dr. Daniel B.M. To (Chairperson, Christian Ministry to Visually Impaired Persons)
視障人士福音中心主席杜本文博士

Mrs. Fanny Lam (CEO, Ebenezer School and Home for the Visually Impaired)
心光盲人院暨學校院長林樊潔芳女士

Prof. Wing-ping Fong (Associate Head, Chung Chi College, CUHK)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副院長方永平教授


(以下所有歌曲並非本場音樂會錄影。芬妮.克羅斯比所寫的曲目將以 * 標示。)

上半場演出

【Piano Prolusion 鋼琴序樂】

由失明人士張俊軒先生獨奏,揭開音樂會序幕。
 

【Organ Prolusion – Fantasiaon Blessed Assurance 管風琴序樂 – 有福的確據幻想曲】

由管風琴家黃健羭女士演奏改編自趙學文小姐的幻想曲,曲風從陰暗走向光明,與大屏幕守得雲開見月明的畫面配合得恰到好處。
 

【This Is My Father’s World 這是我天父的世界】

由一對飾演爺孫的演員展開故事,講述芬妮.克羅斯比並非生來失明,但是小時候經一次庸醫的治療後,不慎灼傷雙眼引致終身失明。小芬妮與祖母從旁出場,興致勃勃的小芬妮一直都很想知道上帝創造的世界是怎麼樣的,所以祖母用詩歌娓娓道來一切。


 

【Jesus Loves Me 耶穌愛我】

聽畢上帝的創造後,祖母告訴小芬妮,上帝創造一切都有其目的,包括小芬妮與她自己。祖母更進一步說述,上帝的愛就是把每人每一根頭髮也都數過了。小芬妮立刻摸著自己的頭髮逐根逐根地數,又活潑地唱著耶穌愛我。


 

【Beyond the Sunset 日落背後】

芬妮的家人一直都沒有放棄尋找治療芬妮的方法。在芬妮五歲的時候,終於得到治療的機會。一家人帶著兩年來攢下來的錢與希望,遠道赴紐約一所醫院,不幸的是,醫生也再沒有任何的辦法可以醫治芬妮。在歸程的途上,小芬妮站在船頭,感受著陽光的溫暖,深刻地明白到,雖然要終身失明,但上帝的愛有如和煦的陽光一直照耀著她。


 

【I Cast All My Care Upon You 我把一切掛慮卸給神】

祖母得悉小芬妮無法重見光明顯得很悲傷,但是祖母隨即轉向禱告,小芬妮也效法祖母,相信上帝一定會照顧自己,正如《聖經》上的應許。


 

【Trust and Obey 信靠順服】

祖母信靠順服上帝的好榜樣,深深印在小芬妮的腦海裡。小芬妮因而宣告:「我不會因為瞎眼而悲傷,因為我深信上帝已經有充足的供應了!」


 

【*Tell Me the Story of Jesus《請向我述說主耶穌》】

在祖母每天與小芬妮頌讀《聖經》的薰陶下,小芬妮大約於七、八歲就已懂得背頌舊約與四福音,所以在兒童聖經問答內,往往都是小芬妮先拔頭籌,更成為芬妮長大以後寫詩的基礎。聖經老師有一次要向小朋友講述耶穌的故事,眾小朋友都顯得雀躍不已,紛紛都表示:請向我「講述耶穌的故事」,輕快的節奏配上搖鼓的點綴,場面歡樂。你也會向朋友講述耶穌的故事,讓他知道上帝給我們的愛是甚麼嗎?


 

【Rejoice the Lord is King 樂哉,救主是王】

再到芬妮大一點時,偶然有人邀請她到循道衞理會聚會。一聽到教會內頌唱雄偉的詩篇,彷彿打開新的心靈世界,讓芬妮對詩歌有新的領會。音樂會中以雄厚的男聲引入,女聲漸漸上揚歌頌,不同的合唱分部使詩歌添上豐富的色彩層次。


 

【Sweet Hour of Prayer 禱告良辰】

雖然芬妮一直想成為正常的孩子,但是沒法受正常教育的她,偶然在一次禱告中,發現自己的禱詞詞彙貧乏,難與正常孩子相比。失落的芬妮於是跪下來,向上帝祈求希望自己能夠有受教育的機會。


 

【*Near the Cross 靠近十架】

終於上帝應允禱告了。在芬妮將近十二歲時,紐約新開了一家盲人學校,芬妮抓緊機會,頭一次孤身離鄉別井奔往學校。可是,芬妮入學初期有很多不適應的地方,總有點患得患失的思鄉情緒浮現。一度想放棄就學的芬妮,在老師的鼓勵下,記起了上帝無時無刻與她同在。


中場休息


下半場演出

【*He Hideth My Soul 祂藏我靈】

芬妮成為了該校的高材生,回望一切時,很慶幸當初自己並沒有放棄學業。


 

【Alas and Did My Savior Bleed [At the Cross] 救主傾寶血】

成人以後的芬妮留守學校成為老師,並四處巡迴演講。有一年學校爆發霍亂,芬妮留校照顧一些未能歸家的學生。後來芬妮自己也染上霍亂,重病之際,雖然芬妮成為基督徒多年,但由於芬妮並沒有如祖母或母親般經歷過「生命更新變化」的過程,故此這是芬妮第一次思想到人死後何去何從的問題。直至康復以後,芬妮某次出席奮興會得到真正的「生命更新變化」,認定基督是她生命的唯一救主。


 

【Piano Solo – Widmung (Dedication) 鋼琴獨奏 – 奉獻】

五年後,芬妮遇上生命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有一位芬妮以前教過的學生 Alexander van Alstyne 成為了盲人學校的新老師,芬妮興奮莫名,一邊細訴當年兩人的練琴的事蹟,另一邊拉著並要求 Alexander 演奏舒曼作曲、李斯特改編的《奉獻》。
 

【Piano Duet – Fantasie in F Minor 鋼琴二重奏 – 舒伯特F小調幻想曲】

手痕心癢的芬妮結果還是忍不住坐在琴椅上,與 Alexander 一起鋼琴二重奏。沒多久,由於學校管理層變動,老師的待遇比起以前差了一大截,於是 Alexander 決定要離開學校,離開紐約市區。依依不捨的芬妮,此刻卻收到人生中最大的驚喜--Alexander 向自己求婚了!(這時候全場歡呼!)
 

【*The Lord Will Answer Prayer 主應允禱告】

結婚後的芬妮一家,搬到紐約的鄉郊地方,過著清貧的生活。丈夫有次向芬妮表示生活困難的擔憂,芬妮卻不以為然,認為雖然自己生活拮据,但還是看到很多人需要接受幫助,而且深信無論在什麼境況下,上帝也一定會應允禱告,供應一切所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3k8qPkcyV4
 

【He Leadth Me 我主領我】

一年後芬妮成為母親,女兒卻不幸夭折,自此悲傷的芬妮禁口不提兒女的事。他們兩人離開傷心地,回到紐約市區展開宣教工作,又在教會擔任主日學導師。有一次,作曲家 William Bradley 留意到芬妮的才華,詢問芬妮能否合作撰寫詩歌,於是二人開始了合作的生涯。


 

【Organ Solo – Blessed Assurance 管風琴獨奏 – 有福的確據】

越來越多的作曲家留意到芬妮的作品與才華,紛紛與他合作。其中管風琴家 Phoebe Palmer 更為 Blessed Assurance 配樂,成為了現在膾炙人口的詩歌。
 

【*Blessed Assurance 有福的確據】

芬妮衷心相信,上帝一直與她同在,就是有福的確據。


 

【*Safe in the Arms of Jesus 安居主懷】

有一次作曲家 William Howard Doane 臨離開紐約前徵求芬妮寫詩,但是只供給芬妮 40 分鐘的時間完成。芬妮受到喪女之痛的啟發,於 30 分鐘內完成了這首獻給失去親人的安慰詩。「在基督的懷中可以獲得安全,還可以感受到基督每天的看顧。」芬妮如此說。


 

【*Pass Me Not, O Gentle Saviour 求祢垂顧】

芬妮又為自己所關心的人寫下此詩。


 

【*Rescue the Perishing 拯救亡魂】

有一次芬妮向一群工人傳道時,忽然有強烈的感覺,人群中有一個需要被拯救的男孩。於是芬妮聚會以後,召喚到這名男孩。原來男孩剛喪母,又離開了上帝好一段日子,芬妮遂向他傳講福音,又於當晚撰寫此詩。音樂會中此曲以進行曲風格演奏,彷彿真有一群天軍要來拯救失喪的靈魂。


 

【*Redeemed, How I Love to Proclaim It 傳揚拯救信息】

芬妮後來被引薦至佈道家 Dwight Moody 與 Ira Sanky,三人合作無間,把許多芬妮的詩歌透過佈道時傳遍全國各地。後來芬妮在慕道之家宣教時,遇上失喪的醉漢,芬妮努力地關心這名醉漢,引領他重歸基督的懷抱。音樂會中此曲以圓舞曲風格演奏,當歌詞「Redeemed, redeemed, redeemed by the blood of the Lamb」一直重覆響起時,癡婦的眼淚還是不小心滑出眼眶。


 

【*All the Way My Savior Leads Me 主引導我路】

大概到了六十歲左右,芬妮已認定宣教是她主要的工作,寫詩是宣教事工的延伸。芬妮與露宿者之家合作,以無私的愛委身事奉。這種不求回報的事奉讓她有時陷入了生活困難。有次芬妮為如何繳交房租惆悵地禱告後,忽然有陌生人敲門並給予芬妮一張十元的鈔票。這剛好是房租繳費的數目!讓芬妮更明白到上主一直引導她的宣教道路!


 

【*Praise Him! Praise Him! 頌讚祂!頌讚他!】

年屆八十之際,芬妮有次在 YMCA 佈道時,重遇三十五年前那位喪母的男孩!這位已經步入中年的男孩因認出芬妮,前去與芬妮問安,並且向芬妮講述自從那一夜後,自己得救、生命得以更新的經歷,這一切都讓芬妮與男孩驚奇上帝的帶領!


 

【*Meet Me There 相遇在天家】

隨著年紀老邁,芬妮身邊的好友一個一個的回到天家。芬妮深信即使人間縱有離別,還是可以在天家的珍珠大門前重遇眾位親朋好友。音樂會中,男女歌唱家與合唱團以清唱形式獻唱,場面感人。


 

【*To God be the Glory 榮耀歸於真神】

「若我不是瞎眼、患病;若我沒有在盲人學校那段不快樂的時光、經歷喪女之痛;那麼我還會有這麼豐富的為主所用的經歷嗎?我還會有這麼何等的喜樂嗎?但在一切以上的,上帝--我們的神是當配受頌揚的!」芬妮逝世,享年九十五歲。


 

【*Blessed Assurance 有福的確據】

音樂會結束之前,本詩以慢版、近乎無聲的伴奏,由女歌唱家獨唱,緩緩襯托出芬妮一生由此至終都堅信上帝的福氣一直臨到她的身上,成為動人的見證。「這是我的故事,這是我的詩歌,那麼你的故事是怎樣?你會怎譜寫你的詩歌?」
 

【*Praise Him! Praise Him! – All 頌讚祂!頌讚祂!- 大合唱】

全體演員,歌唱家,合唱團,大專詩班與觀眾以芬妮的《頌讚祂!頌讚祂!》榮耀上帝,結束美妙的一夜。


音樂會結束


後記

有很多失明人士從不同的途徑參與是次音樂會,願上帝在他們的人生譜出美妙的詩歌;也願上帝在每一位觀眾播下福音的種子,在他們的心靈內發芽茁壯成長。

Leave a comment 發表回應

TrackBack URL

http://stargazer.nets.hk/fanny-crosby-hong-kong-concert-2015/trackback/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