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教師健康

4 posts

資料來源:《晴報》2015年6月23日

教協今年三至四月訪問約2,000位小學課程發展主任及小學科任老師,顯示近七成教師認為「全港性系統評估」(TSA),影響日常教學,師生壓力也爆煲。曾有小孩哭問母「我生存是為了功課嗎?」

TSA近年異化成「高風險評估」,艱深程度達「不操不識」,這對小學生及老師造成巨大補課及操練壓力。即使TSA在小三才考,但已要求小一生練習,令TSA變成「評核怪獸」。

班師比的計算基礎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2014年2月19日
文:戚本盛

班師比,即一班學生與教師人數的比例,其最重要的意義,是指出了教師有多少時間進行課堂以外的工作,包括備課、輔導學生、帶領課外活動、批改作業、為考試擬題和評改,以及其他行政工作等等。

假如「班師比」設定為1:1,無論班中人數多少,每一班學生就有一名教師,只要學生在上課,便需要這名教師施教,直到學生下課。學生上課時老師全進入課室教學了,那麼上述各種課堂外的工作又該在甚麼時間完成呢?

誰偷走了小學老師的午膳時間?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2014年1月15日
文:李蕙英

小學全日制實施十多年,但是,有誰知道,老師們因為看顧學生午膳,自己竟然沒有用膳時間!

許多小學的例子是,學生每天有35分鐘午膳時間,老師在那35分鐘的午膳時段內,要按學生所訂不同的餐派發飯盒,約需5-10分鐘。如果當天有生果、果汁、果凍派發,也得一併處理。

應有足夠空堂 讓幼師反思教學

資料來源:香港獨立媒體網 2014年2月20日
文:戚本盛

幼稚園和幼兒中心老師的工作壓力,比起中小學及特殊學校同行的,可謂「不遑多讓」,甚至或有過之。本學年學券制推行後,資源的確有所增加,可是,隨之而來的文牘工作、自評和外評的壓力、對校長和教師進修的要求,也增加不少。

幼師工作壓力過大的一個關鍵,是空間不足。這裡所指的「空間」,不只是教員室、座位、書桌、休憩室這些物質上的空間,物質上的空間固然已極度不足,但更重要的,是教師從繁忙緊湊的工作靜下來,整理思緒、反思教學以求改進的空間,以當下的幼稚園現實來說,留白給幼師反思的空間,可謂幾近於零。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