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粉塵爆炸

2 posts

八仙嶺大火生還者張潤衡早前到台灣探訪八仙樂園粉塵爆炸燒傷患者,行動惹來爭議及招來網民抨擊。(林智傑攝)

資料來源:《明報》2015年7月3日

八仙嶺大火生還者張潤衡早前到台灣探訪八仙樂園粉塵爆炸燒傷患者,行動惹來爭議及招來網民抨擊,質疑張潤衡「抽水」爭取曝光率。

慘劇其中一名港人傷者周穎珊的家人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是家屬主動邀請衡仔支援,又指網民批評衡仔外貌,是對家屬及傷者的另一種傷害。周穎珊的家人表示:「我們會想,若將來傷者也毀容,其他人是否也會用這種目光看她?她是否也要匿埋?」

周穎珊的家人說,當日得悉衡仔會赴台支援傷者及家屬後,遂主動聯絡他尋求支援,因意外後接收到很多資訊,感到混亂,也不知穎珊返港後治療安排如何。衡仔則為他們解釋,又代為協調醫療和入境安排,「很多時家屬和傷者感到徬徨,是因為缺乏資訊或資訊混亂,有他在,我們沒那麼徬徨」。

衡仔亦建議家屬們,見傷者時不用愁雲慘霧,可輕鬆點閒話家常,但若傷者傷心,亦不怕一同哭泣,助傷者表達情緒,而整個過程中,衡仔並沒與穎珊見面。

延伸閱讀:關於張潤衡事件 | 言士 | 立場新聞

如果張潤衡真的是因為有傷者親屬邀請才到台灣,如果張真的不是八仙嶺山火的兇手,我們可以想像一下網上批評的傷害有多大嗎?想以自己的經驗幫助人,被指做show;自己明明是受害者之一,歷盡艱辛來可以從燒傷中撐過來,現在被指是殺人兇手。這是最嚴厲的批評,如果批評失實,道歉也不能撫平傷痛。批評的人,他們有留意自己的言論有多大影響嗎?有沒有盡責地發表言論?最怕是我們似為低估了自己言論的份量,也高估了被批評者的承受力量,然後我們都成為兇手。

資料來源:《頭條日報》2015年7月2日

八仙嶺山火倖存者張潤衡前晚趕赴台灣,以香港灼傷互助會副主席兼心理支援小組召集人身份,協助在粉塵爆炸中燒傷的香港人,竟遭受網民揶揄他「博上位」打擾傷者。他強調,所有探訪均獲傷者家屬同意,指傷者需要醫治之外,心理輔導對康復亦很重要。

PAGE TOP
%d 位部落客按了讚: